页面载入中...

直击武汉:红会掌控物资待发 协和另获捐赠应急

  现场读者问到,翻译的稿酬是怎么计费的?现在翻译市场的稿费标准是否合理?李继宏回答:“我的稿费分两种形式,第一种是分版税;第二种是按照千字来收费,当然这没有固定的标准,我经常跟出版社的人说要提高稿费的金额,同时也提高对翻译的要求,良币驱逐劣币,行业才能健康的发展。但是我翻译也不是只看收入,有些书我在没有翻译之前就知道它不会卖的很好,但它的文学价值很强,我们的下一代需要看到这些好的作品,我也会去翻译。做翻译家,还需要一点奉献精神。”

  读者问到:“您现在的稿费收入可以养活自己吗?”李继宏笑称:“可以的。”

  李继宏每天的工作时长是十几个小时,从早上6点开始工作,直到晚上11点,一整年甚至多年都是在翻译同一本书,如果不是对翻译怀抱着无限的热忱,很难坚持得下来,而他这样的工作节奏已经不间断的持续十几年了。

  “我们过去因为信息传递受限、生产资料匮乏,很难充分的理解一本名著里的思想,所以翻译出来的译本是不够专业、不够完整的。现在不一样了,我们这个时代和我们的国家发展得很快,中国社会跟外国社会的连接程度跟过去完全不一样,所以这个时代有能力理解和还原这些书。对于孩子来说如果在养成阅读习惯的关键阶段,他看了一个半通不通的译本,看不下去,会感觉很挫败,也许就无法培养阅读的习惯。这也是我做这个事情很重要的原因。一想到我们的下一代在读外国名著的时候,看的译本晦涩难懂看到一半就想扔掉,我就又有了坚持下去的动力。”李继宏如是说。 

  灵敏度和分辨率是射电望远镜的两大核心指标。由于星体距离地球十分遥远,到达地球时能量微弱,灵敏度是科学家发现暗弱天体的能力,而要想进一步看清遥远天体的真实面貌,就要依靠分辨率。

  “灵敏度是最‘硬’的指标,基本由望远镜的口径限定死了。相比之下,分辨率则可以通过多台相对小的望远镜协同配合来提高。”国家天文台副研究员钱磊介绍。

  “开创了建造巨型射电望远镜的新模式,突破了传统望远镜的工程极限,采用全新设计方案、口径更大的‘中国天眼’,比国外同类望远镜的调试期更短,远超国际惯例和同行预期。”姜鹏说。

  从下面的几组数据,我们可以窥见“中国天眼”的身形:

admin
直击武汉:红会掌控物资待发 协和另获捐赠应急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