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欧元区经济增长面临多重挑战 面临三方面阻碍

  作为我们这个年纪从事佛教研究的人,最初对于霍先生的了解,大都是通过霍先生的著作,我也是一样。霍先生的佛学教科书《佛学》二册、译著《欧美佛学研究小史》(著者J.W.de Jong)等,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可以说是我们大陆学子了解佛学知识和海外佛学研究方法及其现状的重要著作,对我自己来说,可谓受益匪浅,同时对霍先生熟练梵文和日语的学问功底,深怀敬意,一直希望能有机会聆听到他的教诲。

  1988年,这个机会终于到来了。那是在武汉,霍先生为了筹办纪念唐君毅先生的国际会议,特地来到武汉,拜访我的老师萧萐父先生,目的是向萧先生了解唐君毅先生的情况。因为,霍先生是唐君毅先生的弟子,而萧先生与唐君毅先生同为四川人,萧先生的父辈与唐君毅先生有世交。萧先生便请霍先生在武汉大学哲学系做了一场学术讲座。我也聆听了那次的讲座。已记不清讲座的题目,但记忆中好像涉及到唯识学。唯识学是霍先生早年的学术专长。当时一起听讲座的还有硕士在读的何建明(现为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印象中何建明还就与“转识成智”相关的问题向霍先生提问。霍先生带一副金丝边眼镜,西服革履,风度翩翩,温和儒雅,又是来自香港的“海外华侨”,这对我们刚刚脱掉人民装的当时大陆的年轻人来说,无疑印象深刻。1988年末,纪念唐君毅的国际学术研讨会如期在香港法住学会举行,我的老师萧先生应邀赴会,并发表了论文。据悉,这是法住学会创办以来举办的第一届国际学术研讨会。

  第二次见面是1989年春天,也是在武汉。霍先生此次是为了筹办太虚诞生一百周年国际会议,特地来武汉了解与太虚相关的一些事情。我们知道,太虚的一系列佛教改革举措,大多是在武汉实施的。比如武昌佛学院的创立、《海潮音》杂志的创刊等。萧先生当时让我陪同霍先生一行去归元寺拜访当时的住持昌明法师。我记得霍先生见到昌明法师后,当面邀请昌明法师出席预定年末在香港举办的太虚会议。

  先生白天讲诗,晚上讲词,学生们也听到不肯下课。她用一首诗“白昼谈诗夜讲词,诸生与我共成痴。临岐一课浑难罢,直到深宵夜角吹”形容当时的场面。

  “我是真的喜爱诗词。我总是想,我要把我所懂得的、体会的,尽量传递给下一代年轻人。”

  叶嘉莹认为,自己既然体会理解了诗里这么多美好的内涵,如果不传播出去,就是上对不起古人、老师,下对不起后来的年轻人。

  “所以一直到现在,我教书有七十三年之久了,还在教书。我这个人别无所长,就是喜欢诗词,而且愿意把我喜欢的诗词介绍给年轻人。”她说。

‹‹  123  4    ››  显示全文
admin
欧元区经济增长面临多重挑战 面临三方面阻碍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