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学者:蔡英文赢了 台湾输了

  民进党人士指出,过去四年多民进党与“时代力量”虽然在部分议题立场相近,但多数时候,“时代力量”都严词批判民进党,“且常常作秀的成分居多”。至于民进党与柯文哲的关系,更早在前年台北市长选举时就分道扬镳。2020选举,民众党、及时代力量在民进党已提名的选区“刻意”提名,有几个选区因为民众党与时力“分票”导致民进党候选人落选,党内对这两个党的行为普遍非常不高兴。

  为形成有效的监督力量,民众党不分区民代当选人蔡壁如近日抛出“在野大联盟”的想法,邀请国民党及时代力量共同合作。但“时代力量”对此并不买账,该党主席邱显智对于民众党提议跟国民党合作感到错愕,批评民众党的的理念与政策定位不明,无法与其合作。

  邪典会有一些特色,比如艺术性、风格化极致,有一圈人疯狂迷恋甚至信仰它里面的文化,有奇特的趣味,但是成系统性,不按常规类型分类,它创造分类、跨界,侦探、悬疑、怪物、惊悚都有,但它背后有其探讨的文化深层的东西,比如《发条橙》。

  澎湃新闻:把cult翻译成邪典,我个人觉得很好很准确,是邪,不是恶。这些儿童片显然是恶吧。

  恶鸟:更应该是趣味变态。趣味如果是恶、怪、坏,都还是有其秩序的,比如萨德的作品,探讨了恶,电影里也非常恶,但是他是有秩序探讨恶的问题。

  那些儿童片,我觉得恶还不准确,纯粹趣味变态。因为cult book里有一本经典的是雅歌塔·克里斯多夫的《恶童日记》。文学艺术性非常高,一种理性的“恶”,因为对于他人的感情及同理心,正是在将一切换算成疼痛程度的“理性化”过程中失落了。和我们观看的那种儿童的恶,差别巨大。

admin
学者:蔡英文赢了 台湾输了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